当前位置:科绿丰健康女子户籍成男性 花7年时间才改回来过程太曲折
女子户籍成男性 花7年时间才改回来过程太曲折
2022-11-24

明明性别是女,但是户籍栏上的性别却是男性,由于这个原因,她成为了一名无身份的人,生活受到严重影响。安徽合肥一年轻妈妈孔令群,她的户籍栏上性别信息为“男性”。因户籍性别不符,她不仅办不了身份证、结婚证,也不能办理女儿的出生证明,这使得孩子的户籍及今后的上学都会受到影响。

自2010年起,她和家人前去派出所更改户籍信息,多次被要求提供一份三甲医院开具的“性别鉴定证明”,证明自己是“女性”。

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回应称,基层户籍民警对性别变更政策理解不透,对工作缺乏积极、主动意识。当地派出所核实相关情况后,于8月7日已更正相关信息。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,目前,孔令群的户籍问题已经解决,身份证也在办理中。据当事人孔令群回忆,2010年时,她前去合肥公安局新站分局磨店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时,发现自己的性别信息登记为“男性”。

因信息不符,磨店派出所没有给她办理,要求她去区划调整前的龙岗派出所开具自己的原始档案材料。“他们说我的档案找不到了,就给我开了一份档案已遗失证明。”孔令群说,龙岗派出所没有找到她的原始档案。之后,孔令群和家人花了一段时间四处找人,陆续开了村委会证明、学校证明等材料。再次来到磨店派出所时,经办民警告诉她,按照规定必须要去三甲医院开具一份“证明自己是女性”的性别鉴定证明才能办理。孔令群有点懵,“我从小到大的照片也都在,这么多材料怎么就证明不了呢?”没有身份证,出一趟远门都成了奢望。2011年,她在电子厂找的一份工作也因自己没有身份证被辞退了,此后一直四处打零工。

性别信息的错误还导致了她不能和丈夫办理结婚证,5岁的女儿也因此一直不能登记户口,孩子今后升学也将受到影响。孔令群说,2014年秋,当她抱着一岁多的女儿去往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办理“性别鉴定证明”时,“在场的医生都惊了,他们说孩子都这么大了,还想怎么证明呢?”最终,市二院因其“本身就是女性”拒绝办理相关鉴定手续。

孔令群不甘心,两三个月后,又去了安徽省立医院开证明,同样遭到拒绝。北青报记者获悉,孔令群是父母抱养的女儿。对于原始档案和户籍性别不符等问题,养父母也不清楚当年的情况。开具性别鉴定证明失败后,孔令群说,有人告诉她,可以找寻自己的亲生父母,然后跟着父母的户籍重新入库,也许事情会比较好处理。当她去亲生父母家求助时,父亲却说要她拿出一万块钱才能答应。孔令群称手头没有那么多钱。她说自己此后多次上门协商,父母亲却避而不见。通过这种方法重新办理户籍一事也就不了了之。